超甜小裴

一个拉郎

严重拉郎 链接

有后续 别骂了

牢笼/part4

你最好放一把火 烧干净所有包括我

第五天了,停止进食的第五天,王琳凯已有些许脱水,双唇干燥,喉咙像被火烧般说不上话,躺在空荡的床铺上,双眼扑朔迷离想睁开也不愿睁开,心想就这样吧,就这样让我永远的睡去吧.不要叫醒我.

眼皮沉重的盖上,王琳凯看到星星了,还有妈妈.在对自己招手呼唤着,伸出手想拥抱她,却发现越来越远,扑腾着双手,下一秒就像掉进深渊一般四肢无力,恐惧包围着全身,身体一直下坠,从指尖到发丝,每一寸都充斥着无知.

“我要死了吗,那太好了.”

眼见他就要掉进那片平静却空洞的海平面,时间仿佛停止了,他被一股力量抓了起来,支撑着他一点点上升,这不是他想要的.放他下去,让海水进入鼻腔,填满他的肺部,最后,将他的肉体喂给这世上最温柔的鲨鱼,灵魂送给那最性感的恶魔.

“王琳凯!给我醒过来!”咦…他不是死了吗,怎么听到了范丞丞的声音…那个最为可怕的野兽,死了也不打算放过自己吗,真是倒霉透了.

嘶…好疼啊…有人在给自己扎针,可是为什么灵魂还会疼,王琳凯缓缓睁开眼睛,看到的是纯白的天花板和形形色色的器具,这似乎是医院,往右边斜看,穿着白大褂的人群,果然,是医院.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,他现在不应该在上帝身旁笑看人间吗.

“醒了醒了!!救回来了!”在睁眼的那一刻,耳边响起了巨恼的声音,这群人真的是没有医德,真是够大声的.王琳凯不想再听也不想再看,闭上眼想再回到那个梦里,那个他已经去了天堂的梦.

药剂似乎现在才生效,没过多久王琳凯又睡去了,可这次他的梦里只有范丞丞,他在哭,似乎很伤心的样子.跪在icu门口的模样竟有点搞笑,没有走近,只是坐在远处的长椅看着他.一直处于观看,没料到范丞丞似乎发现了自己,远处的他突然变得好近,感觉就在自己眼前,他脸上的泪水变得好清晰,好看的双眼皮也变得红肿,下意识想去抚摸下他的脸庞,在快触碰到的时候惊吓般收回了手,他似乎忘了,面前这个人是他世界的魔鬼.

“醒了吗?对不起……”肉体醒了就感受到了范丞丞双手的温度,抬起沉重的眼皮,他果然,把眼睛哭肿了.“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.”他一直在道歉,王琳凯摇摇头,抬抬下巴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听.

“我不伤害你,请你离我远点好吗.”

没有想到王琳凯竟会对自己说这种话,愣在原地不知所措,眼睛里的可怜让王琳凯有一丝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坏人.

“你真的想这样吗…?”低下头紧握着双拳,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.

他也不想啊…可是,他受够了,他想回归自己原本的生活,或者,直接让他去另一个世界生活吧.

似乎做了个很严肃的决定,范丞丞在沉默了几分钟后开了口.

“你如果要走,那就走吧,可是.能不能常回来看看我.”

王琳凯觉得范丞丞在无理取闹,是没看出来吗,他是在索求逃跑,回来见囚禁自己的人,可能吗,别傻了,可王琳凯没说,他知道现在的情况就是他服软.轻声答应了范丞丞最后一个乞求.

范丞丞,在不爱你的人眼里你的喜欢就是一种病.

转身去为王琳凯办理各项手续,刚才太急了,还没来得及处理好,刚到走廊上就听见一些小护士在谈论着自己.

“诶你看到刚才那个男的了吗,就那个送另一个男的来的那个.妈呀我一看到我就说他俩是一对,结果真的是.”

“我看到了啊,那男的急匆匆的样子啊,从一楼哭到ICU.”

“诶诶他就站那呢,刚才没仔细看,还挺帅的啊.”

范丞丞转头对她们笑了下,吓得俩小姑娘跑了.

回想着他发现王琳凯晕厥在房间里的画面,说真的那一秒他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快完了.大脑理性的告诉他先去医院,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,差点撞了一路行人,可他都不在乎,因为他的全世界还躺在他的后驾座上昏迷不醒.

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将王琳凯送到手术室的,只是身上不少的淤青和磕伤在告诉他,反正不是正常走上去的.在抢救期间红灯一直没有黯淡下来,他的心就像被划了上百刀般疼痛无比.

如果不是他赌气,如果自己对他好一点,那么现在他就不会躺在里面了,越想越痛,如果王琳凯今天走了他大概会跟着他一起去,像洪水爆发般的眼泪止不住,双腿软的不行,他一个一八六的大男人跪着手术室门口哭得崩溃,那种感觉大概只有自己知道,是失去所有的感觉,本就一无所有在得到唯一的慰藉后再度失去,快发疯了.

我本能忍受黑暗,如果我不曾见过光芒.

被护士扶上走廊的椅子上,医生出来了,大声质问着谁是监护人,范丞丞急忙冲上前表明自己是.医生问他和王琳凯是什么关系,毫不犹豫的说

“爱人.”

医生让他签个字,说会尽力的,那是第一次,范丞丞求人,他求医生让王琳凯活下来,多少钱都没关系,只要王琳凯活着,倾家荡产什么的都没关系,因为那些和王琳凯相比,一文不值.

还好,抢救很顺利,只是他没想到王琳凯醒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求他放了他,如果放在以前想也不必想,拒绝他,这是不可能的事.可现在,是他,是他把王琳凯弄成这幅鬼样子,他没办法也不想再看他难受下去,放了他似乎才能让他好起来,那就走吧,只要你好,不用在意我,是死是活都与你无关,只要,你好.


tbc.

幽会3.0

我真的不想写全员搞笑的啊
所以这一章不咋搞笑
我不管我就要搞甜甜的坤鬼
还是链接我懒

幽会2.0

感觉有点走全员欢脱向去了
看看到后面能不能掰回来吧.
还是链接,因为我懒.
微微异琳真的只有一点点所以不带tag了
不要带入真人谢谢谢谢

幽会1.0

CP:坤鬼

有点点敏感的话题所以走链接吧

都是我xjb写的不real别真带入谢谢谢谢.

牢笼 part3

ooc

有点短.

“在我身边做个有钱的废物不好吗?”

范丞丞眼睛里散发出危险的信息,咬了一口王琳凯的耳朵,用舌头描绘着形状,吸吮耳垂,用嘴唇往下扯,一点点从耳朵到下棱角,他今天貌似没刮胡子?有点刺嘴.

王琳凯想反抗只可惜是个弱鸡,被束缚了双手双脚毫无反击的余地,像只菜板上的羔羊任人宰割,可怜.

衣摆被那双大手掀起,呲…好冷.

“喂你快点.”

“你等着被人干也这么嚣张吗?”

使坏在他的腰间掐了一下,果不其然惹来了他的怒视.“你好像忘了,我现在在生气.”

你生气?我还蒙羞呢,懒得理会他.

本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,一场充斥着怒火的性爱,却得到了身上男人的抽离.“算了,今天放过你,回家.”

重新得到自由王琳凯竟有些不知所措,看着范丞丞从容不迫的走到驾驶座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衣衫不整,将衣服扣好,“你?不生气了?”

范丞丞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,王琳凯也知趣不再开口搭话,任由他带自己回他家,路上颠簸睡着了.

怎么到范丞丞家他是不记得了,大概是抱回来的.醒来后没啥异常,只不过他怎么觉得这个房间不太像他的房间,貌似更像一个地下室呢……

环视一周发现房间的格局和以前没有变化,只是少了窗户,以及门上多了一把锁……

走到门面前试图打开却被冰冷拒绝,拍打着门呼喊着他.“范丞丞!!范丞丞!!!!”

过了几秒隔着门板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停着自己面前,“喜欢吗,新房间.”

被问的一头雾水,什么新房间?现在他只想出去.“范丞丞你锁我做什么?”

男人轻笑一声,隔着一扇门看不清他的脸,自然不知道他的表情.“你太皮了,锁住才跑不了.我没有打断你的腿都算是对你的仁慈.”

嘭!王琳凯把椅子砸向门,一下又一下砸着那副冰冷的枷锁.“范丞丞有病吗?!!!你这是非法囚禁是可以被逮捕的.”这个男人疯了,彻底疯了.

门外的人似乎像听到了笑话般,“哈哈哈哈那你倒是有本事出来去警局告我啊”笑声赫然停止,“这是你的游戏里的惩罚.”脚步声越来越远,他走了.

躲在房间的角落里,瘫坐在地板上,双手环住自己,头低在膝盖之间,他好冷,他好想去酒吧,好想和徐圣恩蹦迪,可他现在连阳光都见不到,谈何出去.呼…将自己抱的更紧了些.

环视一周发现房间的格局和以前没有变化,只是少了窗户,以及门上多了一把锁……

“去床上睡.”他想把自己抱起来,一手推开.

“滚开.”似乎料到了王琳凯的反应,范丞丞没有过于惊讶.直视着他厌恶的眼神,看着他对自己发出警告.“离我远点.”长长的头发遮住半张脸,眼神凶狠的望过来,咬牙切齿的模样真是极具有艺术感了.

王琳凯,你自不量力的样子真迷人.

懒得搭理他,摆了摆手,“随你,有床不睡遭罪的反正不是我.”走的时候顺带把房间里的花瓶拿走了.

关上门,走出来,范丞丞迟迟没有离开那扇门靠在上面抽了两根万宝路,“你如果乖一点,就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了.”

从那之后范丞丞每天都会去王琳凯房间和他说说话,尽管是自言自语,房间有浴室电视一切都很齐全,一日三餐从不落下.也是从这天开始,王琳凯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.

范丞丞那天想,是不是把他24小时带在自己身边才是对的,拿根链子将他们永远锁在一起.

“啧…”被烟灰烫到了,一点点的刺痛感便让他清醒过来,却永远无法在王琳凯身上清醒过来.

我在他没起床之前做好早餐,摘了一朵带露珠的玫瑰,端到他床头,他只会哭着喊着求我把他从地下室放出去.不知感恩的东西?

别惹我生气了,我真的会让你永远无法逃出去,然后把你做成漂亮的玫瑰标本放在我的书桌上.

丢 part4

ooc
农鬼唯还是避个雷吧,这章给我偏侃鬼去了dbq.

三月三,刚入春的天气还是有点冷,吸了吸鼻子王琳凯把被子裹得更紧实了些,床头柜上放着一颗醒目的白色药丸,他生病了.

李希侃有给他送来一杯热水,喝不下.以前他就药都是陈立农用嘴给他喂下,那样才不苦.

看见王琳凯还没有吃药李希侃皱起了眉头,却没有责怪他,走近靠近床,“乖,吃了才会好.”

王琳凯转过头对着他眨了眨眼,嘟起嘴,“可是药好苦,我吃了会难过”

“你不吃我会难过,你就当帮我,吃药吧”爱一个人是什么,他的难过便是你难过,看着他难过像是惩罚.

小孩很听话,定眼看了药丸几秒便拿起吞了下去,果不其然,双眼紧闭,显然不好过.“我想出去逛逛.”

李希侃笑了笑俯下身凑近王琳凯,“我们小鬼真听话,你想去哪,我带你去.”眼里的宠溺快要溢出来了.

“我想见见陈立农.”他说的很真挚.

李希侃的笑渐渐僵硬了下来,刘海遮住狐狸眼,好看的嘴唇往下扯,“你真的想吗?”抬眼对王琳凯说,眼里看不清是愤怒还是黯淡.

“我想.”他已经离开陈立农大半个月了,想看看他过得还好吗.察觉到李希侃的不对劲,李希侃对他的感情他自然知道,从上学的时候就知道,但是他给不了李希侃想要的,不去捅破两人之间的那层薄纸是他能做最大的限度,挺好的,这样他就能一直装傻不直白的去面对这段感情.

他从来都不知道,也从来没有体会过李希侃的感受,明明比陈立农更早出现却被当做备胎留在身边,凭什么,凭他不够让王琳凯欢喜,更喜欢的人就活该更加受罪.

李希侃叹了口气,“那我帮你联系他吧.”拿起手机试图拨打陈立农的电话.

“谢谢你”

“你和我还用说什么谢谢吗?还是你还对我很见外.”像是对自己的嘲笑,他真是太搞笑了.

约在下午两点.

李希侃准时带着王琳凯去了那家咖啡厅,他不知道,这是王琳凯和陈立农第一次接吻的地方.

陈立农不知道,王琳凯不记得这是李希侃和王琳凯第一次约会的地方.

陈立农已经在等了.

“你进去吧,我在外面等你.”李希侃把王琳凯往前用力一推.“我去那家奶茶店,你别担心我了你以为我是你吗.”

王琳凯冲他摆了摆手,转身走向咖啡厅里唯一的人.

“不要走……”他听不见,更不会转身跑向自己.因为自己清楚的知道,我只是这场电影里的配角.没有走进奶茶店而是坐在了公园,希望冷风可以吹清醒自己,不要再愚蠢下去了.

推开玻璃门,一眼就看见他了,黑色的大衣很衬他.他已经为自己点好了抹茶拿铁,他记得很清楚他的口味.

拉开椅子坐到他的对面,还没有勇气抬头看他.

就这样,低着头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终于抬起头看他.

刚对上眼神,他就忍不住了,陈立农一直在看他,他没有变,哪里都没有变,样貌,眼神,和对他的爱惜.如果仔细看还是能看见陈立农下巴上隐约的胡渣,显然是匆忙出门没来得及认真剃的痕迹.

手一点点往前伸,还没碰到,陈立农就把自己的脸送了上来.轻轻抚摸,还是那柔软的脸蛋,高挺的鼻梁,好看的下垂眼以及和他接过无数次吻的双唇.手指在他的嘴唇停留了好久.

“王琳凯…不要…收回来”李希侃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,咖啡厅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,他没有那个冲进去把王琳凯拉走的勇气,他这个小丑只能远远的望着电影的主角.

“啾”陈立农亲了亲王琳凯的手指.还是熟悉的触感.陈立农握住了王琳凯的一只手,“你还好吗,没有我的日子”他先开了口,像是游戏的开盘者对其他玩家的慰问.

没有回避他的眼神直面的对视,“没有,过得不好,很不好.”王琳凯在他面前做不到伪装只能实话实说.

得到这个回答陈立农不知是高兴还是不开心,“他没有把你照顾好么?”

“你知道的,没有你,我怎么可能过得好”

“……那你,愿意回来吗”这是他今天愿意赴约的目的,让王琳凯回来.

“可是你已经不爱我了……呀.”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.“而且你说我从来没有爱过我,你要我怎么回来,爬回来吗,做个没有自尊的人吗”抽回自己的手,试图擦去脸上的泪水.

“你哭了,你还爱我”陈立农以为王琳凯也不喜欢他了.

“其实,那个时候,你拉住我,对我说一句不要走,我可以马上转身本向你,可是你没有.”

喝了一口手边的咖啡,“我以为你不爱我了,而且那时你执着要走的模样像当初的你一样.”陈立农想起了王琳凯当初要和他离开的场景,很懵懂,很让人爱恋.

“陈立农!!!”奋力站起来拍了桌子.“你以为我停下爱你了,你把我当什么了?你以为你以为,所有的事都是你以为,你为什么不过问我就直接下了断,你一点都不了解我,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在乎你.”

没有料到王琳凯会起这么大的反应,“没有,我没有这样想.”

平稳自己的呼吸,缓过来后再次坐下.“你真的不够了解我.”摸了摸手上李希侃送的戒指.

“你连李希侃都比不上.”

话语中带着浓浓的轻视与讥讽,他是故意的.

“连李希侃都比你了解我,真是讽刺.”呼了口气.

“你只知道我喜欢喝抹茶拿铁却不知道我不喝热的,李希侃知道.”

“我走了的这几天你有打电话给我吗,你有担心过我吗,你有出来找过我吗,你没有,李希侃有.”

陈立农紧握的拳头,他有,他为你想了很多,就连你现在身边的李希侃都是他安排的,他想方设法让你在他可以控制的范围里,他竭尽全力在你世界里的阴暗处摸摸守护你,他想把一切都说出来,可说出来了,就显得格外的苍白.

“是啊,我没有.”冲着王琳凯摆出人畜无害的微笑.

“你走后我过得可自在了,一个人睡觉可爽了.”

“哈哈,看出来了,那我祝你,越过越好.”是时候离开了,李希侃应该等很久了吧,王琳凯留下一张钞票.“请你喝.”

何必呢,陈立农.

你何必呢?把事情办到这种地步真的是你想要的吗?

王琳凯,意外吗.

难过吗,惊讶吗,闭上嘴,吞下去.

走出咖啡厅迈开脚步向对面的奶茶店前行,却没有在店中找到李希侃的痕迹,正准备给他打电话时发现了他给自己发的微信.

(我在公园。)

他坐在长椅上,似乎坐了很久,鼻尖有点红了.“你怎么跑这里来了?”王琳凯小跑过来,匆匆坐下.“哎呀好冷啊,我们快点回去吧,你等很久了吧.”

把李希侃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兜里,“你看你,手都僵了,这样就不冷了.”

“可是别的地方,还冷”李希侃被冻得有点不灵光.

李希侃这句话没有其他意思,王琳凯却貌似想多了.没有过多的犹豫往李希侃的嘴唇亲了上去.其实这并不是他俩第一次接吻,在王琳凯睡觉时李希侃已经偷亲过很多次了,但王琳凯主动,还是第一次.

那个吻很浅,没有过多的情欲在里面,嘴唇的触碰,蜻蜓点水般的摩擦,很简单.都没有想要加深这个吻的想法,光是这个吻就花了七八分钟.

“这样暖和了吗”王琳凯依依不舍的离开,舔了舔嘴唇,似乎意犹未尽的样子.

李希侃终于笑了,满足的笑了

“回家吧.”

站起身,王琳凯牵起李希侃的手说

“以后,就让我来陪着你吧.”

李希侃惊讶王琳凯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,但他知道这肯定和刚才咖啡厅的谈话有关,他也知道王琳凯现在一定不想去谈论这件事情所以他选择闭麦,什么都不去过问是最好的选择.

不知道王琳凯是真心对自己还是只想找个慰藉,但在李希侃的观念里这一切都没那么重要,只要王琳凯愿意和他相处一天他就愿意被瞒在鼓里一天,他要的,始终只是王琳凯而已.最简单的目的,最客观的事实,以及最愚昧的李希侃.

回到家王琳凯将鞋脱下,喊住想洗澡的李希侃.“你不想知道我刚才在咖啡厅和他说了些什么吗”

李希侃没有回头,“只要你不愿意说我永远不会问,你主动愿意和我交谈,我必定奉陪.”

他真的和他不一样,王琳凯冲上去一把冲背后抱住了李希侃,跌宕起伏的呼吸贴紧他的后背.“我没有和他回去,我没有走,我没有离开你.”

李希侃转过身有手臂圈住王琳凯,“我知道,不然站在我面前的是谁,真的鬼吗?”

这没有逗笑王琳凯,“站在你面前的,是真的鬼,是真的王琳凯.”

李希侃靠近王琳凯的耳朵,“站在你面前的,一直都是真的李希侃,不带一丝虚假一丝伪装的李希侃.”

“我爱你.”

“我也是.”

第二次接吻了,和上次不同,这次来的激烈,王琳凯把舌头探进李希侃的口腔,蛮力的侵蚀仿佛在表达着他的爱意,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李希侃知道,他的爱也是不掺和着一丝虚假.



(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停着了,这篇快end了,结局应该是侃鬼了吧,农鬼be,别打我,不过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,因为我也没想好怎么挽回,再看吧,这几个星期这篇先放一放,因为end我想写的长一些所以先更其他的,这篇要深思熟虑.)

SIGN

半日记体 ooc

2018.04.17 晴转阴

第八名.

我出道了,是件值得高兴的事.

他站在我的身后送我上台,第一个被点名我忘记了与身后的他和他们拥抱,迫不及待上了那个属于我的位置.不知道摄像有没有拍到我看向他的眼神,大概没有吧,因为他好像也没有看到.

第七名…第六名…第五名…

紧握手心,指甲钻进手掌,生疼.

好了我知道了,可我不死心,第九,他可以的,我很相信他.

蒽…

第九名……不是他.

坐在山峰上望过去,他没有看我,低着头,他应该很难过吧…我何尝不是呢…

十五名,我不信.

坐在第八名的位置上,从喜悦到担忧到如今的难过,只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,李英超啊,你真的很可以,把一个人的心情转换的如此迅速.

走下台我没有第一时间过去拥抱他,我明白,他不是很想见我,不能一起出道,他只会把一切责任归到自己的身上,我远远的看一眼就好.

他为什么要露出那样的表情,那样受伤的表情,我的心比自己不能出道还疼,我只想抱抱他,牵牵他的手,像昨晚我俩在天台一样,吹着风,抛开同公司的队友,只有我们.

我拉着他的手说“李英超,咱俩出道之后要第一个互关”

他却说我幼稚,可是你忘了吗,这是你和我刚见面就提的要求,在那时候还是你的愿望.

他叹了口气扭过头对我说“王琳凯,如果我不能和你一起出道,你会怎么办”

我当时像听到玩笑一般大笑“怎么可能,咱俩都一起拍了芭莎了,你不出道我咋办”

是啊,现在我咋办啊…我一个人怎么办.

你拿出口袋里的糖果,放进嘴里,靠近我,我们接吻了,轻轻的.你用舌头将圆润的糖果运向我的嘴里,很甜.

我说你.

你比糖甜.

如果我知道你当时脑里的想法,我绝对不先离开.

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,不能和我一起出道的事,我很想大声质问你啊,可我现在连奔向你的勇气都没有,谈何容易.

和其他人打完寒暄完,我最终还是走向了你,你和木子洋待在一起,其实我有时候觉得你俩真的挺配的,他把你照顾的很好,他洞察的清楚你的心,不像我,只会惹你烦心.

我走到你的面前,你还是那副模样,漂亮的眼睛,每一个地方都很漂亮,我都很喜欢.我抱了抱你,放开后你还是紧绷着眉头,我偷偷拿出从你包里拿的糖果,放到你的手心,不知道你知不知道,你粉丝叫我给你买糖吃.

你笑了,终于笑了,那是你当晚第一个微笑,是因为我,我也开心.

拉着你的手臂迟迟没有放开,我在看你眼里的我,是不是还是那副你喜欢的模样,你说过你喜欢我,不是因为其他,是因为我的开朗,所以我在你面前永远是快乐的.

我喜欢你,不为别的,因为你喜欢我的样子我很喜欢.

李英超我祝你前程似锦.

——王琳凯

丢 part3

ooc

有点仓促的第三章

酒是个好东西,王琳凯很喜欢它,麻痹掉超负荷运作的大脑,融化掉脸上的面具,卸下心里的盔甲,喝了酒才能说真心话,喝了酒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放不下,笑着流泪的模样多漂亮.

“我给你说…呜…”喝多了难免想吐,撑着一只手将身子挺直模糊不清的说:“他说过让我记得把手留给他牵,可我现在总感觉他已经牵起了别人的手”说完便发出响亮的一声倒了下来.

王琳凯醉了,醉的很彻底,倒头在桌子上,靠近看,你还能看见他脸上的泪,嘴角一直在抽动着,嘴里不知嘟囔着些什么,勉强能听到一声抱抱我.

李希侃轻轻的把外套脱下披在王琳凯的背上,也把头靠在桌子上,看着王琳凯他在想,如果当初他主动一点,王琳凯是不是就不会认识陈立农了,那么王琳凯也就不会难过,他也不会这般心疼.

伸出手轻轻拭去他脸上的泪,如果可以,他也想像这样把王琳凯的难过全部抹去,可惜没有如果.

慢慢的靠近,身体往前倾,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吻.他明确感受到王琳凯颤抖了一番,扑闪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眼泪.

抚摸他的鬓角“想睡你是真的”

“喜欢你也是”叹了口气,将王琳凯抱会房间.


第二天清晨,王琳凯睁开眼的一瞬间就感觉头疼炸裂,后脑勺的冲击来的太过猛烈,那一刹那间眼前的黑暗让他看到了陈立农的脸,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,后面不知道又想到或看到了什么,眉头再次紧绷起来.

“你醒啦”李希侃推开门,询问王琳凯身体状况.“你还ok吗,你…昨天喝了挺多的”

王琳凯想了想以前自己喝过酒的样子,脸一红,微微结巴的看向李希侃,“那个…我昨天是不是很糗啊……?”挠了挠脑袋觉得有点尴尬.

李希侃被逗笑了,“没有,你喝了两瓶就睡了留我一个人在那喝”

王琳凯更不好意思了,“下回我一定陪你喝,如果又睡着了,你叫醒我就好了”

“好,你先休息吧,今天我帮你请假了.”李希侃慢慢退出房间,关上门.

我不会让你有在别人面前喝酒的机会.你,只要永远在我面前就好了.

拿出电话拨通.

“是我”李希侃怕屋里人听见什么走远了才开口.“我不想把他还给你了,钱待会打过去,他准备迎接新的生活了,你别来打扰他了.”不等对面说话便把通话结束了.紧握了握手机,看向那扇门.

“我会对你负责的”好看的狐狸眼眯了眯,眼中是危险还是爱惜,都在说明着,他要主动出击.

在王琳凯收拾东西的半小时里,陈立农没有惊慌,而是在脑海里思考着王琳凯踏出这扇门能去哪会去哪,李希侃的名字出现在他的眼前时,他觉得,找到了.

翻出王琳凯的同学录,找到李希侃的号码,拜托他没换联系方式.

接通后向他说明了情况,他希望李希侃帮他照顾一段时间王琳凯,会给他生活费和照管费,时间不长,一个月,王琳凯气消了就会回来了,一场简单的交易开始了.

李希侃接到那个电话其实很莫名其妙,他很好奇为什么陈立农会找他,他也好奇…当初他喜欢王琳凯的事,王琳凯是否还记得.挂掉电话撑着脑袋回想着校园往事.

记得刚转学过去的时候,怕生,不敢大气说话,老师把他安排在了王琳凯旁边的位置,他俩就这样开始做了同桌,王琳凯很开朗,常常和他搭话,喜欢一个人其实很简单,很容易.

同桌不久他就发现了,开朗的王琳凯在提到一个人的时候会尤其兴奋,会转过身拉着他的衣袖和他讲那个人有多好多有趣,那时候什么都还不懂,李希侃问王琳凯,什么是喜欢.

王琳凯没有立刻回答他,而是轻轻的捧起脸蛋望着窗外的天空说“就是每天都想看见他,他不在就会想知道他在干嘛,如果没见到他就会慌张,提到他的时候感觉天都是亮的,空气都是甜的,身边一切都是美好的”突然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有点尴尬,“哎呀,希侃你看今天这天真漂亮”试图转移话题,指着即将快下雨的乌云密布的天还一个劲的夸漂亮.

李希侃望去,轻轻看了王琳凯一眼对着他的后脑勺说,“你是不是喜欢你刚才说的那个人呀”.

王琳凯指着天空的手顿住了,转过身说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”.

看着他纠结的模样“他叫什么名字”

男孩立刻抬起头,眼睛里都像有星星

“陈立农”

“名字很好听是不是!我也这样觉得嘿嘿嘿”

王琳凯自然没有看到李希侃黯淡下去的眼神,“蒽,很好听”(你的也很好听.

没过多久,王琳凯就退学了,不打一声招呼.李希侃变成了王琳凯口中那种,不见到就会慌.不过渐渐的,也就没那么难过了.

李希侃就这样一个人坐到了毕业,老师问他为什么不要同桌.

他说,

“你找不到第二个王琳凯”.

回忆总是带一点伤感,他很不喜欢.


电话那头,陈立农接收完李希侃传达的信息,没有太大反应,轻轻将手机丢在沙发上,揉了揉劳累的加班,双眼干巴巴的看着天花板,他有点累了.

自己也没有料到会是现在这种局面,他似乎一开始就做错了,几年前的那个举动,犹如白纸黑字一般告诫着他,做了的后果自己承担,他当初的毫不犹豫,让他现在在得到了王琳凯以后失去了.

“是我错了吗…?”鼻尖突然一酸,有想哭的冲动.

胡乱抹了一把脸,想清醒一点.哪有那么容易.

人啊,一旦被情感所困住就很难完美脱身,爱情是这样,亲情也是如此.

一步错,步步错,以前没觉得,自己竟然这般落魄.

陈立农啊你要明白

你和这个人已经没有以后了

这辈子

都没法有了.

你知道如何摧毁一个人吗

无条件给他所有,然后一次性收回

就像你对王琳凯一样.

一个巴掌拍不响

王琳凯疼

你也疼.

摧毁的同时

你也在被摧毁.